相关文章

各外卖平台为了抢占市场

  平台为何要提高佣金?

  资本入局、烧钱补贴下,短短数年间外卖行业经历了群雄混战到双雄争霸时代。

  “进行数字化升级,打造更为智能化的餐饮服务或许成为关键。”陈利腾称,目前外卖商户智能化水平还在初级阶段,应不断适应市场,在平台的赋能下打造智能化餐饮服务,提升自身竞争水平。

  外卖如何才不继续涨价?

  不只一位外卖员透露,配送费是外卖平台决定的,虽然配送费涨了,但他们的收入并没增加,该拿多少还是多少。

  记者注意到,从消费者反馈情况看,相比以前3-5元的配送费,目前一份外卖的配送份经常需要6-8元,有时候也碰到9-10元的情况,隔得远的可能高达15元。

  刘江也说,“配送费以前以5块为主,现在略微上涨,6、7、8块反而较多。”

  满减优惠变少

  外卖价格上涨引发争议折射的是商家、顾客和平台三者之间的矛盾。

  《电商法》第三十五条指出,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以及技术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等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或者向平台内经营者收取不合理费用。

  有网友就反映,“有天下午想喝奶茶,打开外卖平台一看,之前常点的那家配送费增加了。”

  提高佣金或不只有美团一家,另一家外卖平台饿了么也传出抽佣从18%上升至26%的消息。

  现实中,很多以外卖订单为主的小商家,议价能力差,平台提高抽成后,他们也没有办法。因为顾客不稳定,也不敢轻易在菜品上涨价,只能在饭菜上“打折扣”,或者干脆关店了事。

  最近,他发现外卖的满减优惠明显变少。“我叫外卖完全叫出经验,平时也会利用满减让自己买得更划算些,最近明显感觉满减变少,身边好几个人也和我说外卖贵了。”

  由于不会做饭,刘江来北京工作的两年时间,连锅碗瓢盆都没买,在家饿了的话,经常会叫外卖。

  一位在北京丰台开店的商家亦告诉记者,目前配送费是买家和商家一起支付,配送费多少由平台决定。“满减活动由总部决定,目前满25减18,满49减21。至于佣金,平台会不定时地上调。”

  满减优惠变少外,配送费涨价也得到了消费者和外卖员的证实。

  “车厘子自由”“香椿自由”之后,“外卖自由”也正在离我们远去。

  “平台提高佣金费率是否合理,事实上难以判断,还需更加实际情况进行判别。”陈礼腾认为,商家与平台之间是互利互惠的关系,平台与商户应该进行充分的沟通来制定规则,共同为消费者提供服务。

金亚洲市场部QQ:
613413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