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先通过微信视频见上一面

“您好,是王老先生吗?我是新安江派出所民警……”钱仲杰拨通了王老先生的电话后,进行了仔细的询问、核实。对话中,他明显感到,老人的语气也逐渐激动起来。

“是的,是的,我是有一个哥哥姓顾。是不是哥哥托人来找我了?”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王老先生迫不及待地说,“我马上过来,麻烦你们等等我。”

当天一早,新安江派出所收到了一封来自南京的求助信。寄信人是顾老先生,今年已经82岁高龄。顾老先生在信中说,1956年,他前往新疆乌鲁木齐参与建设工作,而他的表弟也于同年来到杭州,参与新安江水电站的筹建工作,从那时起,兄弟俩便失去了联系。几十年来,顾老先生一直在寻找弟弟的下落,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他身体情况不太好,十分渴望在有生之年能寻回弟弟,这才写信给建德警方求助。

电话接通了,王老先生听到哥哥久违的声音,不自觉地说起了那一口地道的南京方言。电话里,他询问了哥哥的身体情况,安慰哥哥不用担心,他很快就会和哥哥相见。两位老人年事已高,不会使用微信,于是,兄弟俩约定,等到本月22日,他俩的儿子都在家时,先通过微信视频见上一面,稍解思念之苦。

当天下午,钱仲杰将顾老先生的信交到了王老先生手中。“如今,我已82岁,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我多么渴望在有生之年能见上弟弟一面,无奈之下,来信恳请组织出面,帮忙查找我弟弟的下落,万分感谢!”看到信中的这几行字,王老先生几乎落泪。他急忙翻到信的末尾,找到了哥哥留下的联系方式,赶紧拨打了电话。

新安江派出所民警钱仲杰接到这个寻亲任务后,立即根据线索展开工作。然而,顾老先生所能提供弟弟的身份信息,仅仅是姓名的模糊拼音,依靠这样的线索在户籍信息或档案中搜索,无异于大海捞针。为提高寻人效率,钱仲杰根据顾老先生的弟弟曾在当地参与新安江水电站建设这一线索,找到了当年的工程单位。然而,60多年过去了,工程单位已经几番沿革,当年参与水电站建设的老同志早已退休,如今在职的工作人员对当年的情况一无所知。

通过查找、筛选工程单位的资料,民警锁定了几位可能了解情况的老同志,并设法与他们取得联系。功夫不负有心人,打了几通电话后,终于有一位老同志表示,自己的一位老同事可能就是顾老先生的弟弟,并将那位同事的联系方式告诉了民警。

本报讯(通讯员余炫记者钟玮实习生郑晨曦)“是哥哥吗?是我呀!是我!我回南京找过你好多趟啦,但总也找不到。我也80岁了,还以为见不到你了……”11月14日,家住建德市新安江街道的王老先生在新安江派出所激动地打着电话。电话那头,是老人已经63年没见面的表哥。

电话打完时,王老先生已经泪流满面。他怎么都没想到,派出所民警接到求助信后6个小时,就帮他与失散60多年的哥哥重聚了。

不过,王老先生还有一件事是瞒着哥哥的。事实上,与哥哥重聚的几天前,他刚刚出院。之前的一个多月里,他因患肠道肿瘤而接受了手术,胆囊与胰腺的炎症又反复发作,短时间内,他没有办法前往南京去和哥哥相见。“哥哥身体不好,我实在不愿意他再为我担心了。”王老先生一边说,一边紧紧握着手中的老年手机,“我很想见他,但更希望他能好起来。”

金亚洲市场部QQ:
613413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