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武汉徐东一小区内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湖北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29岁的罗荣,是美团外卖武汉江夏片区的一名“妈妈骑手”。为方便照顾孩子,一年前,她从广州打工回来,当上外卖骑手。和许多男骑手一样,罗荣每天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不论日晒雨淋,都能将热气腾腾的食物送到顾客手中。如今,她累计骑行距离23375公里,平均每天送餐35单、骑行150公里。

(责任编辑: 张潘)

武汉徐东一小区内

  “您好,这是您点的外卖,祝您用餐愉快……”5月15日10点49分,武汉徐东一小区内,身着黄色工作服的美团骑手宋大松将一份外卖送到顾客手中。

  每天为顾客运送各种美食,自己却很少按时吃过饭——这是许多外卖骑手的工作写照。

图为:武昌徐东大街一商场前,31岁的外卖骑手杨平将餐品小心翼翼地放入保温箱。已是下午2点,他还没来得及吃早饭。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溪 摄)

  每天早上10点,他准时到达站点,打开手机APP里的骑手界面,将状态调至“上线”,正式开工。“您有新订单,请及时处理。”一天10多个小时工作时间内,手机里不断响起新订单进入的消息,接单、等餐、取餐、送餐,不断重复着。平均一天下来,他要送近70个订单,忙时水都不敢喝。

  能坚持一年以上的并不多

  每百位骑手中约8位是女性

  随着外卖行业的发展,外卖骑手群体的规模也与日俱增,能顶“半边天”的女性纷纷加入骑手大军。据美团外卖介绍,骑手以80后、90后居多,每百位骑手中,约有8位是女骑手。这些女骑手中,不少已是孩子妈妈,被亲切地称为“妈妈骑手”。

  此时,外面大雨刚刚停下,宋大松一天的送餐工作才刚刚开始。

  下午两三点,送餐高峰后,宋大松才能就近找个地方简单用餐,稍事休息。然后,又赶往下一个送餐点,直到凌晨……“每月能跑1400单左右,月薪约8000元。”宋大松说,虽然辛苦,但一份付出一份回报。

武汉徐东一小区内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骑手行业流动性大、离职率较高,有些企业在招聘中注明长期招聘骑手。“努力干,旺季有时可以月入近万元,但能坚持一年以上的并不多。”某在线外卖平台相关负责人坦言,外卖骑手任务量大、时间紧,需要体力。

     图为:“妈妈骑手”罗荣在送餐的路上。(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黄璐 摄)

武汉徐东一小区内

  美团外卖发布报告显示,该公司骑手数量在2018年达到270万人;饿了么蜂鸟配送发布报告显示,该公司注册骑手过300万人。

  每天运送各种美食自己却很少按时吃过饭

  据宋大松所在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介绍,宋大松属于勤奋、能科学规划路线的骑手,好骑手平均月薪7000元至8000元,普通骑手平均月薪5000元至6000元。

  他们的生存状态如何?近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采访了多位外卖骑手。

  随着生活服务在线平台迅猛发展,“互联网+餐饮”催生了一大批新兴职业,外卖骑手当属其中。

  但工作中的每一次感动,张光伟也铭记于心。比如,电梯停电时,有的顾客会到楼下接餐;接餐时,有的顾客会说一声“辛苦了”;夏天,有的顾客会送给他一瓶矿泉水……“顾客的每一次关心和感谢,都让我们觉得付出的劳动得到了肯定。”张光伟说,得到顾客多点理解和尊重,就是对外卖骑手最大的肯定。

  “在外卖骑手这个更多依靠体力的行业,女性是少数。但巾帼不让须眉,女骑手们依靠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变成了城市里的一道靓丽风景线。”美团在湖北的合作商、武汉踢踢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黄璐)

  在女骑手里,45岁的王运明算是一名老骑手了,她从事骑手工作已有2年。“家人当时不想让我当骑手,因为干这行的一般都是男性,风里来雨里去,十分辛苦。但这个苦我能吃,送餐是多劳多得。自己每天的努力,都能看得到回报。”王运明说,她想一步一个脚印继续前行,把女骑手的工作做到极致。

  32岁的宋大松来自麻城,是美团华城广场站的一员。“寒冬里,冒着风雪,骑着电驴护着保温箱;夏日里,冒着高温,挣的每一元钱都被汗水浸湿。”从事骑手工作一年多来,对于风吹日晒的工作常态,宋大松早已习惯。

武汉徐东一小区内

  不仅工作辛苦,外卖骑手也会遭到各种委屈。“商家忙不过来,食物做得比较慢,我们只能等着。顾客急,其实我们心里更急。”美团汉街西站骑手张光伟说,按照公司规定,订单一般要求在半小时内送达,但多数顾客内心期待时间在20分钟左右,“超过这个时间,不少人会打电话来催,有的甚至直接给差评或者投诉。”每每接到这样的投诉,张光伟和同事们都很无奈。

金亚洲市场部QQ:
613413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