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录的时候觉得节奏很快

  并不是哪一种形式更好,只是每个阶段观众审美不同

  曾经的《CCTV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改名为“主持人大赛”,去掉了“电视节目”的限定,也体现了融媒体时代对主持人的新要求。敬一丹说:“多元背景和海外留学经历,是主持人群体的需要,让这个群体更加多样、丰富、立体,也适应现在变化着的节目。”

  敬一丹说,选拔主持人有不同途径,主持人大赛是方式之一,在一段时间里会有比较强的吸引力。但也有一些主持人是慢热型的,要在日常生活中慢慢释放。“这次做评委,我就在想,假如是我,肯定不会脱颖而出。我就适合从记者做起,然后慢慢成为主持人”。

  除了学历高,曾经的央视主持人,必然是科班出身,而现在“干什么的都有”,他们来自不同的专业,甚至不同的职业。纯工科出身的龚凡说:“我讲人工智能,我的学科背景让我能更懂这个专业、表达更准确;同时我能把专业讲得更通俗易懂,让观众更易接受。”

  以前只是选拔主持人,现在探讨时代的需求

  康辉说:“站在舞台上的每一个选手,我都能感受到他们的一种自信。我经常想,如果对调一下位置,我在他们的年龄,我敢不敢?其实不能完全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这种自信和勇气也是当代年轻人身上的一种特质,他们不但有梦想,而且有去追逐和实现自己梦想的一股劲头。”

  在敬一丹看来,主持人大赛不仅考选手,还考评委,如何挑选出更适合今天这个时代要求的主持人。她1988年刚到央视的时候,是主持人中的第一个研究生,而在本届主持人大赛中,选手普遍学历较高,几乎一半是硕士学历,“良好的教育背景,会让人更有根底,在职业道路上走得更远”。

  面对好评如潮,康辉笑说,才播两期,不着急,再看看。“并不是所有的综艺,包括选秀类节目,都要变成主持人大赛这种‘直截了当’的形式。所有的节目都是向观众传递信息、沟通情感,在这样的目的和宗旨之下,一切变化都有可能”。

  有网友说,只有央视的“超豪华阵容”,才能保证主持人大赛无须任何花哨,就能如此好看。“很难有一个比赛能像这样,把全国行业内最好的人才集合到一起。比赛要展示的东西真的太多,不必再有额外添加。”姚轶滨说。

  在康辉看来,如果一档节目只让人记住了主持人,反倒是这个主持人失败的地方,而且主持人大赛只是没有设置专门环节,并非完全舍弃讲故事。“参赛选手有着不同的背景和成长经历,他们在表达中就会带出故事,比如,有的去过新疆偏远的县里支教,有的当过很长时间的记者。选手在台上和主持人、评委交流,这个过程也是在讲故事。”

  主持人大赛内行看门道,普通观众看什么?康辉觉得,一是让大家更多了解这个职业,“现在很多年轻人想当主持人,但可能看到的只是这个行业中非常美好的一面”;二是希望大家了解正在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他们对社会、对国家、对所有的人是什么态度。

  这一届年轻人觉得主持人大赛“硬核”,但在多年以前,比赛类节目都是这个模样,“讲故事”反倒是之后的创新——而且在最初出现时,观众也十分买账。只是当一种形式越来越多,审美疲劳就出现了。“并不是哪一种形式更好,只是每个阶段观众的需求和感受不同。”康辉说。

  主持人的价值不是把自己的故事摆出来

龚凡

  在个人展示环节,姚轶滨准备的是电视产品,有的选手带来的是人工智能这样的“高科技产品”。“以前可能就是选拔主持人,现在无论是选手、评委,还是节目组,都在探讨这个时代的问题——大家到底需要怎样的主持人,我们会不会被技术所取代”。

  卖人设?煽故事?公布结果前制造悬念顺便插播广告?不存在的。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时,点评嘉宾康辉说:“在播出时间很有限的情况之下,当然希望给观众的都是干货。”专业评审敬一丹说:“我以为比赛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

录的时候觉得节奏很快

金亚洲市场部QQ:
613413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