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大连千海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宏观研究员明道雨表示

  近期人民币贬值也是一定程度受此影响。大连千海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宏观研究员明道雨表示,5月以来,在强势美元以及国际贸易摩擦背景下,离岸人民币从月初6.73跌至6.95元附近。虽然目前人民币贬值压力依然存在,但破7的可能性较小。


  “美元这种强势短期难改。主要原因在于美元的走强是被动的。”东证衍生品研究院外汇资深分析师元涛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目前全球经济在下行压力加剧的背景下,短期内宽松政策边际效用递减,无法指望主要经济体再次利用宽松政策推动需求恢复。实际上,在需求走弱的大背景下,美国经济的相对优势较为明显,居民部门韧性较强,因此美元存在相对优势。

  对于市场资产价格,元涛表示,美元被动走强带来避险情绪上升,对股市等风险资产形成较为负面的影响,对避险资产形成支撑。随着美元相对紧缩的延续,可以预计信用利差会走高,对于风险资产造成进一步的负面影响,这种局面要等到美国经济受到了全球经济下行的拖累加剧以及金融市场紧缩程度过高,美联储释放宽松信号才能缓解。

  明道雨解释,5月21日晚,央行宣布将于近期再次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央行票据,离岸市场发行央票主要有利于对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进行逆周期的调节,有助于打击做空和套利行为,央行此举将稳定人民币市场预期。“若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央行可以通过缩减离岸人民币池子、增加离岸做空人民币成本、加强资本管制等方式避免汇率大幅波动。”他介绍,此外根据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主要考虑稳增长、防风险与通胀,尤其是猪肉价格在下半年可能加速上涨,若与油价上涨形成共振,通胀可能显著上行,从而推动货币政策边际收紧。

  “相对强势的美元会对全球离岸美元流动性形成被动紧缩的压力,原因在于非美经济体本币有很强的贬值压力,非美的弱势导致热钱进一步流出,形成离岸美元流动性紧缩循环。”元涛解释。在目前中美贸易局势不明、全球经济需求疲弱的背景下,这种紧缩循环还将延续。对于全球经济高度依赖的部分外向型经济体,比如大宗商品资源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巴西,都存在降息对冲本国经济下行压力。




  5月中旬之后,美国房地产市场指数、营建许可、新开工等房地产数据以及密歇根消费信心指数超预期。非美经济体在全球经济增速结构性走弱的背景下,显得更加弱势。欧元区经济迟迟不见起色和英国退欧不确定性加剧拖累欧元大跌,使得美元被动走强,从5月中旬97的低位反弹至98。美元高位振荡叠加国际贸易形式,离岸人民币汇率一度跌至6.95。


金亚洲市场部QQ:
613413888